首 页|环球资讯|军事天地|战略观察|群英论见|历史长河|社会民生|博览|图 库|博 客|社 区|论 坛|读书
当前位置:首页 >> 群英论见 >> 历史评论

我命由我还由天?

2017-12-13 09:20  作者:ljh9401063 字号:T | T
我命由我还由天? 冷月无声/文   经典电影台词"我命由我不由天",饱含了芸芸众生对扼住命运咽喉的渴望。然而命运由"我"还是"由天",真的是一盘难解的迷局,而明朝三大才子之一徐文长的一生遭遇,更为这盘迷局平添了几许晦涩与凄凉的气象。这个于诗文、戏剧、书法、绘画乃至军事都有极深造诣的全才,穷其一生都踯躅在"我"与"天"之间的命运的天平上。   1、宦门弃儿   徐文长,绍兴山阴人,本名徐渭,生于明正德十六年(1521年),卒于明万历二十一年(1593年)。他虽出身官宦家庭,但生母却是一个婢女,故归嫡母苗氏抚养。徐文长出生仅百日,父亲就死去,十岁时生母又被家族赶走,骨肉分离,刺激弥深。十四岁那年,苗氏去世,徐文长由同父异母长兄徐淮抚养,徐淮虽年长徐文长三十多岁,但对这个异母弟甚乏手足之情。就这样,年少的徐文长根本得不到应有的疼爱,家庭地位卑微,实乃寄人篱下。   好在徐文长极为聪慧,六岁读书,九岁作文,十多岁时仿扬雄的《解嘲》作《释毁》,轰动全城,时人比之为刘晏、杨修。年幼时,老师曾让他拿着两个水桶去汲水,期间要度过独木桥。当时徐文长尚小,力气不足,自是困难,但是徐文长却非常轻松地走过独木桥。原来他把水桶放水中借助浮力完成了任务,徐文长的聪敏可见一斑。   二十一岁时,徐文长不得不做了上门女婿,幸而妻子温柔体贴,给了徐文长莫大的慰藉,不料五年后妻子突然早逝,连上门女婿也做不成了。在此之前,徐家财产又被豪绅霸占,房产、田园荡然无存。   年少而遍尝世态炎凉,令徐文长长期郁郁寡欢、孤傲自赏,由此形成了执拗、偏激、多猜、恣肆而敏感的有着精神分裂症倾向的病态性格,为其一生的悲苦命运埋下了伏笔。   2、仕途无门   徐文长虽才气纵横,却在科举仕途上一事无成,先后参加八次乡试,全部落榜,连举人也不曾考取。他的科举失败,绝非偶然。少年时的博览群书及外露张扬的性格,使得徐文长确实写不出阴沉死板的八股文来。而且八股文虽毫无用处,但恰恰是当时文人在政治上的唯一出路!   功名不第,妻亡家破,接连的打击令徐文长茫然不知所措,为了谋生,他不得不以教授私塾来糊口谋生。如此多舛的命运令这个庶出的弃儿时常于夜半呼啸悲歌,宣泄激愤。他所作的诗文,亦恣露胸臆,奇傲纵诞,抒发其超轶千古的不羁之感。那首著名的《题墨葡萄诗》最能体现徐文长的无限幽怨:"半生落魄已成翁,独立书斋啸晚风。笔底明珠无处卖,闲抛闲掷野藤中"。   正是这段时间,徐文长的才华在八股文之外得到充分的显示,他三十岁学习书画,将自己对人生的复杂感受倾注到笔墨之中,其行草书如狂花扑水,"苍劲中姿媚跃出"(袁宏道评语),有"八法之散圣,字林之侠客"之誉。其画作别开生面,自成一家,后来郑板桥倾慕其画作,称"愿为青藤(指徐文长)门下走狗",齐白石也自称恨不早生三百年前为他"磨墨理纸"。戏剧方面,他写出了《四声猿》等著名杂剧,洋溢着反抗思想与革新精神,对明代中后叶的戏曲创作起到重要的影响。汤显祖曾说:"《四声猿》乃词坛飞将,辄为之演唱数通,安得生致文长,自拔其舌!"   3、书生抗倭   嘉靖三十三年(1554),倭寇进犯浙闽沿海,徐文长家乡绍兴成为烽火之地。平时好阅兵法的他,一方面以诗歌对此进行尖锐的抨击,一方面满怀热忱地投入到抗倭战争中。他淡忘了个人的不幸,虽身无一职,却多次冒死来到前线,先后参加了柯亭、皋埠、龛山等战役,观察形势,分析成败,出谋划策,初步显示了军事才能,并引起了浙江巡抚胡宗宪的注意。   不久,37岁的徐文长以才名为总督东南军务的胡宗宪所招,入幕府掌文书,"一切疏计,皆出其手",又出奇计大破徐海等倭寇。不过,徐文长虽身在军营,但疏狂之习无改,经常豪饮大醉,幕中有急事,亦召他不得。当时胡宗宪权重威严,官员参见时都不敢抬头,而徐文长常常破帽布衣,直闯入门,与之纵谈天下事,旁若无人。   徐文长才智过人,好出奇制胜,所谈论的用兵方略往往切中肯綮。加之他又善写诗文颂词,胡宗宪对他极为器重,优容有加,不仅赠银让他购得房产,还帮他续弦,娶漂亮女子张氏为继室。   这期间徐文长筹谋东南,名震天下,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时期。不过,与胡宗宪极为密切的关系也为他埋下了人生潦倒的祸根。   4、飞来横祸   徐文长的恩主胡宗宪素与权臣严嵩来往甚密,但徐文长则对严嵩异常痛恶,他最亲近的友人沈鍊就因参刻严嵩而遭到杀害。但徐文长又不得不代胡宗宪写了一些吹捧严嵩的文字,这真是性情文人的莫大悲哀。   嘉靖四十三年(1564年),严嵩倒台后,胡宗宪被捕,狱中自杀。徐文长也受到牵连、迫害,精神深受刺激并一度发狂,以至反复九次自杀未遂。"引巨锥刺耳,深数寸;又以椎碎肾囊,皆不死",精神几近失常。嘉靖四十五年(1566),他在一次狂病发作中产生幻觉,以为继妻张氏与僧人通奸,竟将张氏杀死。由此遂锒铛入狱,服刑七年。   5、潦倒暮年   出狱后,徐文长年已53岁,一生中最美好的光阴都消磨尽了。他怀才不遇,清名受辱,只得落魄江湖,放浪形骸。他信马由缰地浪游金陵、宣辽、北京,又过居庸关赴塞外。这种漫游既开阔了徐文长的视野,又使他的精神疾病渐渐得到了康复。这期间,徐文长拜访了当年一同抗倭的名将戚继光,故人相见,唏嘘不已。之后,他又结识当时镇守辽东的名将李成梁,并教授其子李如松兵法。日后,李如松成为入朝抗日的名将,徐文长东南抗倭的宝贵经验为李如松克敌制胜提供了极大的帮助。   晚年的徐文长老病潦倒,仅靠出卖画为生,但他此时的书画作品,在艺术上已臻至高境界,特别是他画的葡萄,老藤欹斜低垂,葡萄晶莹如珠,表现了"笔底明珠无处卖,闲抛闲掷野藤中"的愤慨。他的诗文书画,愈发融为一体,显露了强烈的个性,对后世反传统束缚的画风形成,颇具影响,   晚年的徐文长狷狂不减当年,"显者至门,皆拒不纳;当道官至,求一字不可得"。一次,某官绅欲自行推门而入,文长以手拒扉,自称"徐渭不在"。弄得来人尴尬无所从,对他狠之入骨。也正因为如此,民间逐渐就把他塑造成了一个专门与官僚作对、戏耍有钱人的智者。   "人生无根蒂,飘如陌上尘", 73岁时,徐文长在"几间东倒西歪屋,一个南腔北调人"的境遇中结束了一生。死前身边唯有一狗与之相伴,床上连一铺席子都没有。   面对惯性强大的行将没落的传统社会,文人的感觉是极其敏锐的,然而文人的反抗又是那么的力不从心。越是这样,文人的行为就越发乖张,只不过这种乖张中却包含有理想破灭后的恐惧成分。聪明的徐文长,也摆脱不了这个宿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