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人档

人间小道 军衔:下士(下士)
经验:331
博客访问:1190170
加为好友发消息

前一篇后一篇人间小道的博文>>时评

字体大小:

耕地“失守”并非只是违建方之过 (2017-12-19 20:25) 该日志已被推荐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新闻截图)文/徐甫祥重庆万州区九池乡桐花村村民向记者反映,前段时间,村子里来了一家公司,从不少村民手里租下了农业用地,说是要搞开发。然而,村民们发现,自己租出去的农业用地,被改变了使用性质,今后有可能会变成游乐场。对此,万州区双河口国土资源管理所一位负责人说,桐花村游乐园项目,由重庆瑞尼尔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投资,到目前为止,没有取得相关手续,属于违法建设行为。(1218日澎湃新闻网)以每亩每年1200元的价格,租下桐花村不下400亩耕地,看来这家公司的动作不小。当然,若用之于农业开发,倒也符合产业化的目标。但事实上,这片耕地的租用者为一家旅游公司,建设的则是游乐园项目,与耕地的性质可谓风马牛不相及。无疑,这是一起对耕地赤裸裸的“蚕食”行为。好在国家三令五申守住耕地红线的今天,即便是那些每年可按亩收租的村民,也做到了不为所动,从而让所谓“桐花村游乐园项目”得以被查处。但问题在于,400余亩耕地一朝“失守”,当然首先是涉事旅游公司未批先建之故。但他们若不具某种“底气”,又岂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到桐花村“扒地皮”?显然,没有村委会的允诺,即便村民们满口答应,游乐园项目也不可能在桐花村“落地”。事实上,正是在“在村委会的组织下”,村民们才将各自所承包的耕地,转租给了这家旅游公司。也就是说,桐花村耕地的“失守”,村委会至少有“守土不力”之责。要说村委会“大开绿灯”的缘由,无非是利之所至。不妨直言,村委会既然敢冒违规之险,除了为村民谋利外,不排除“另有所获”。至于是在村民按亩收租的基础上,另行加收了诸如“管理费”似的款项,还是与旅游公司达成意向、在游乐园项目建成后按年度分红,则只有等待真相揭开了。当然,由于游乐园项目的搁浅,村委会就算因之获利,也可能得而复失。何况,也不排除村委会此举是为日后村子发展“蓄力”,而非个人谋利。但即便如此,也是“过”莫大焉:作为村民自治组织,仅为眼前的蝇头小利,而置保护耕地于不顾,又怎么说得上“守土有责”?让公众尤为狐疑的是,桐花村不下400亩耕地被改作它用,并非小事一桩。何况,从谈判到动工,再到三处大型建筑物拔地而起,显然已有些时日。却为何此过程中竟不见任一部门发声?是村委会一手遮天,瞒住了相关部门?还是相关部门明知不问,实为默许?但不管何因,桐花村400亩耕地之所以差点“沦陷”,相关部门的“静默状态”无疑起到了“催化剂”的效果。诚然,违建方未批先建,当是侵占耕地的“元凶”。但作为耕地保护的第一道防线,村委会的“失守”却是内因所在。事实上,不少地方耕地被占,往往最先在村一级打开“缺口”,其“软肋”便是太过看重眼前利益。故而,对此次桐花村违规占地一事,除了制止违建,更要通过整改,扎紧村委会这道“篱笆”。至于监管则更不能缺位。桐花村的教训证明,倘若相关部门的监管实现常态化,即便村委会“失守”,也可以及时堵住“缺口”,而不致非要等到“亡羊”才去“补牢”。眼下,尽管由于村民举报,桐花村的400亩耕地得以保全,但若监管仍不注重“补防”,则“缺口”很可能还会再度被打开。或许,这正是桐花村耕地之所以“失守”的原因所在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本文最近访客


清江游
昨天

农夫思野
01-04
后一篇:莫让商标以谐音传递负面信息 前一篇:“熊猫便便纸”能否叩开市场之门?

博文评论(共0条)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验证码:  看不清?换一张